目前日期文章:201410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知心(假名)之前出了一場車禍,胸部有些淤血現象。後來發現有腫塊,以為與車禍有關,所以只到中藥店拿藥敷用。可是過了一段時間,腫塊仍不見消退,就到家附近的一間醫院檢查。當時醫師一看就表示需要開刀拿出來較為保險,可是知心卻不願意。知心接著跑到台北的一家醫院,醫師做了細針穿刺,證實是乳癌。知心並沒有留在該醫院治療,反而再度換到另一家更大的醫院。主治醫師先是用化療,可是卻不見效果,腫瘤反而變大、化膿,醫師只好動手術切除。手術過後進行放療,沒想到因為手術後傷口癒合不完全,造成細菌感染。醫師先做第一次的清創傷口手術,放療只能暫停,必須等到第二次清創後,傷口完全乾淨癒合才能繼續治療,而這可能得等上好幾個月。

我們非常同情知心的遭遇,可是從知心的敘述,多少可以感覺的知心的逃避心態。我們通常會鼓勵姊妹尋求第二意見,找到最適合自己的治療方式,可是這並不是拖延面對的藉口。國健局曾經做過統計,有18趴的民眾在確診後三個月內沒有接受治療。有的會不斷的更換醫院,換醫師,無法下定決心治療,這些都是內心惶恐不安的表現。其實這些情緒都是可以理解的,可是若是影響到病情,那就是得不償失。

tbcanp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秀英(假名)是位住在南部的姊妹,40歲出頭,單身,腫瘤狀況是二期,有淋巴感染。其實打電話到愛波專線的是秀英的弟弟,因為擔心姊姊所以要求協助。志工從弟弟那裏了解一些秀英的基本狀況,弟弟也答應將專線電話告知與姐姐同住的媽媽,請媽媽打電話到專線,讓志工能夠更深入的了解問題。

秀英家人提出的第一個問題,是為何秀英不需要接受化療。由於這個問題牽涉到病理報告的結果,所以志工希望能夠看到病理報告的副本,或者由秀英家人交給家中熟識的醫師朋友幫忙解讀。

tbcanp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佩英(假名)是個住在新竹的姊妹,她的腫瘤是屬於二期,ER/PR陽性。第一次發病是在不到兩年前,當時只有極少數的朋友知情。因為怕自己的媽媽擔心、緊張,所以對媽媽也是三緘其口。好不容易熬完治療,恢復了正常的生活,可是在三個月前,佩英突然覺得肚子痛,以為只是腸胃發炎,就到腸胃科掛號。醫師看到了佩英的病史,認為照一下超音波較為保險。在超音波的片子上,醫師發現肝臟上有長東西,建議佩英立刻回到腫瘤科做進一步的檢查,果然證實癌細胞已經轉移的肝、骨頭。

在進行進一步的治療前,佩英為了釐清身上轉移的狀況,也希望聽聽第二意見,因此在接下來的一個半月時間,佩英奔波於臺北、新竹的醫院間。佩英忍受著不同的檢查,與等待報告結果的焦慮不安。為了找出適合自己的醫院與治療方式,佩英彷彿變成了一隻白老鼠,深陷由醫師、醫院體系、健保規定所架構而成的迷宮,以為終於找到出口,卻又撞上一道無形的牆,即使已精疲力竭,也只能重新尋找新的出路。那時的佩英深深感受到病人在龐大醫療體系下的孤獨與無力感。

tbcanp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