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1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渼陶(化名)單身,大部分時間都在國外工作,只有一個妹妹在台灣。一個回國探親的機會,渼陶順道做了健康檢查,結果發現右邊乳房有腫塊。進一步檢驗後,發現是惡性。渼陶雖然意外,倒也不慌張。腫瘤不大,淋巴有感染,為了心安與防範未來,雖然只需要局切,可是決定全切,而且乾脆連左邊也一道割除。渼陶自覺勇敢,不過等到手術過後,該進行化療時,情況有了180度大轉變。

渼陶從小就對打針一事特別敏感,一路走來沒生過什麼大病,所以雖然非常排斥打針,倒也都相安無事。手術時接好了人工血管,所以渼陶沒覺得異樣,可是等到護士拿著化療針頭靠近渼陶時,渼陶開始感到全身不舒服,冒汗、心跳加快,害怕的幾乎快昏倒。渼陶撐了四次化療,恐慌的情況愈來愈嚴重。想到未來的治療,渼陶已經想要放棄。

tbcan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年六月到八月,協會針對姊妹疼痛問題進行了一項問卷調查。調查對象為年齡26到82歲女性,共807人,而結果顯示約有59%的姊妹在罹癌後有疼痛困擾。受訪者中有七成二沒有使用止痛藥物,並且在使用止痛藥物後,仍有3成4有中度以上的疼痛。在全部重度疼痛的姊妹中,只有36%接受疼痛治療,選擇忍耐的比例超過尋求醫師的協助。

為什麼要忍受疼痛呢?

tbcan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L1040126  

非營利組織的經費來源一向是有限的,今年因為大環境不景氣,企業捐款也大不如前,如何募款是協會面臨的一大問題。年初廠商捐助小蜜媞護唇膏,協會就想出捐款即送護唇膏的辦法,透過病友團體勸募,希望能夠增加一些收入。

tbcan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玉玲(假名)是位住在南部的姊妹,為了治療,專程跑到台北來就醫。她的腫瘤情況是3公分,二期,淋巴有轉移,HER2/neu陰性。玉玲是先打小紅苺,然後再打紫杉醇,可是看到有人只打小紅苺,就很擔心自己是不是比較嚴重。玉玲還問志工:「聽說標靶藥物可以降低復發,那我要不要也買來吃看看?」

我們在這裡持續強調「個人化治療」,就是指治療療程應該針對病人的腫瘤狀況,例如,腫瘤大小、生物標記、是否轉移等,選擇適合的治療方式。由於每個人的狀態不同,所以採取哪一種治療(手術、化療、放療、抗賀爾蒙治療或者標靶治療),或者順序也都會不同。單看打那一種化療針是無法看出嚴重與否,因此做你打那一種針,我又打哪些針的比較是缺乏意義的。

tbcan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