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到朋友的電子信夾寄他的友人的甲狀腺細針穿刺細胞學檢驗報告。我的朋友說他的朋友要到美國東岸來接受治療。他問我這個病怎麼治療的該到那個醫院該找那個醫生

我打開檔案讀了這位女士的細胞學檢報告知道是一種很常見但是預後良好的甲狀腺癌papillary thyroid carcinoma並且看到她的檢是在加州 Irvine 的一家醫院做的。我雖然從來沒去過加州 Irvine但也久聞勝名知道這是一個住了很多台灣人的中上階層的社區想必她的社區醫院水準也不差。我有點納悶為什麼這位女士要千里迢迢地跑到美國東岸來治療這個並不罕見的疾病我對自己說就不要那麼好奇了就事論事回答問題吧。

我洋洋灑灑地寫了一大篇說明手術的方法某些高危險病人術後可能需要服用原子碘。一般治癒率非常高預後良好。我告訴我的朋友這通常是耳鼻喉科醫師在做的手術。我自己的醫院就有好幾位很優秀甲狀腺手術做得很好的耳鼻喉科醫生。既然我不知道這位女士要來美東治療的原因為何再加上這個病的治療很標準化許多社區醫院就很有能力照顧這樣的病人。我告訴他當然要找一個有經驗的醫生看病。這種資訊在美國一點也不難找到許多電腦網站都有醫生的經歷、經驗的資料。

沒想到我這位已經不執醫業的朋友立即回函說他的朋友被推薦到紐約的 Memorial Sloan Kettering Cancer Center。我心想是誰推薦的是你嗎

我的朋友接著問你的意見如何

就這麼簡單的兩行簡訊卻令我生悶氣。

Memorial Sloan Kettering Cancer Center是全美數一數二的癌症醫院。如果醫療院所像是各式的提包Memorial Sloan Kettering Cancer Center 無疑的是有名、昂貴的古奇包。但是許多包包雖無古奇標記卻是耐看、實用的好包包。真的有需要每個人都擁有古奇包嗎

我回函道我對 Memorial Sloan Kettering Cancer Center 沒有意見但是不是只有大廟香火才靈小廟也有很會唸經的好和尚。

不久我的手機接到這位朋友的留言要我有時間給他打個電話。我猜想他對我的不悅一定是感到震驚和不解。我的確欠他一番說明。

這位女士和我的朋友第一優先需要關心和詢問的問題是甲狀腺癌是怎麼診斷的怎麼分期怎麼治療的預後如何而不是只關心如何找關係進到最有名的大醫院。遺憾的是這不是第一次我有這樣的挫折感。

有一位罹患較為罕見長得比較緩慢的胰臟瘤pancreatic neuroendocrine carcinoma的台灣人透過她的教會朋友找我問問題。這位女士已經在波士頓著名的 Dana Farber Cancer Institute 看病多了卻仍然覺得無法跟她的醫生有效的溝通。這位女士的教育程度很高已經在美國居住多年有一個當內科醫生的兒子似乎不該有如何選擇醫院、醫生看病以及如何當病人的困擾。我很能了解隔行如隔山以及英文不是母語的病人與醫師溝通的困難。她感覺她的主治醫師看她的時間很短而她也不知道在那短短的時間內該問些什麼問題。我盡了最大的努力回答她的問題但是沒有答應她使用她的電腦密碼到 Dana Farber的病人網頁去閱她的歷年檢驗報告然後替她判斷她的醫生的處置是否恰當。我很遺憾雖然這位女士告訴我她能用中文跟我無障礙的溝通真好也問了我的醫院所在地但是我明白她不能放棄名牌的心理她是不可能丟掉她的古奇包來就我這個沒有名牌標誌的耐用包。

今天的醫療環境及制度各種醫學新知、新檢驗技術、新治療五花八門醫病雙方如何掌握這樣的契機得到最好的結果是一個得深思的問題。二十一世紀的醫學是實證醫學evidence based medicine),是要求醫病雙方共同決定治療方案的時代。因此如何當病人變得很重要。病人不該只是被動的接受醫生任何處置而要積極了解、學習自己的病才能有能力參與整個診斷、治療的決策過程。生了重病就想到最有名的醫院就醫是人之常情中外皆然。而這位胰臟瘤患者即使覺得她得不到她想要的照顧卻還是丟不下她的名牌心情。

我有一個淋巴瘤患者第一次來看病時她的胸腔科醫師兒子陪她來。她的診斷已經確定。我詳細解釋病情及所需要的疾病分期檢、治療建議後又在當天給她做了骨髓穿刺。她的兒子從頭到尾很禮貌地在一旁觀察及問一些很好的重要的問題。這個病人如今已經病情緩解只是在定期追蹤。她告訴我她原先已經安排了到 Dana Farber 去看病second opinion。她的兒子告訴她沒有必要去 Dana Farber因為她已經有一個好醫生。在我的日常經驗裡當然也有病人不管我怎麼努力還是選擇古奇包也就是選擇去波士頓教學醫院治療。我對此很處之淡然。但是也很感激這位病人的醫生兒子及一些病人在去過波士頓大醫院後還決定回來跟著我的知遇之恩。

這篇文章是利用參加醫學會的中常休息時間寫的。每次我參加醫學會總是感動於美國廣大開業醫的高水準。每一個演講主題後的發問時段都很精彩充分表示發問者對問題的深刻了解。演講者當然都是來自著名教學醫院的醫師。有時候演講者不資深臨床經驗不足真還會被問倒而下不了台。美國的醫學會醫師證書Board Certificate有效期是十年更新證書Recertificate需要重新考試及具備繼續醫學教育學分CME, continuous medical education。但是參加醫學會的人並不是因為需要拿學分而來的。他們熱烈地討論最新臨床及基礎醫學研究資訊互相切磋困難的病例身處其中其樂融融。

也許台灣病人深信我放棄用迷信大醫院古奇包是有原因的。但願我的大夢營造台灣精緻醫療文化能有一天改變這個不幸的心態。

 

創作者介紹

愛波塗鴉格

tbcan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