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01九族櫻花065  

在幾乎全為女性的病友團體活動中,簡文賢大哥的身影特別顯得突出。簡大哥並不是家屬,實際上卻是病友的身分。

今年56歲的簡大哥在四年前的一個晚上,簡大哥在洗澡後覺得腋下發癢,就直覺的拿手抓了抓。當時手掌貼在胸部,感覺靠近乳暈部位怪怪的。仔細摸了摸,發現好像有東西,硬硬的。把老婆也叫來摸,也是這麼認為。當時雖然還沒想到是癌症,可是既然身體長了東西,還是決定檢查一下好安心。

簡大哥抽空掛了一般外科。醫師觸診後,認為摸起來很平整,建議可以先觀察一陣子,若是想要知道是否為良性或惡性,則只有拿出來化驗才能確定。簡大哥到另一間醫院詢問第二意見,醫師持保留態度,建議還是取出檢查比較保險。

簡大哥的朋友、當兵的弟兄都前後遭受癌症之苦,有舌頭上發現白點,也有是在脖子發現腫塊。朋友在忍受病痛折磨之餘,曾經有感而發的對簡大哥說:「不是屬於自己身上的東西就拿掉,幹嘛留著?」就在簡大哥考慮如何處理這個腫塊時,朋友的這句話提醒了簡大哥,就決定將腫塊取出。和醫師約好時間後,就在門診進行手術。腫塊很小,成橢圓形。外表有彈性且光滑,雖不大卻是往裡頭長。醫師花了不少時間,挖出約2公分長如小米粒的腫塊。

一個星期後回診。醫師拿著檢驗報告,臉上露出難色,告訴簡大哥檢驗結果不理想。簡大哥聽了一愣,也不知道該怎麼辦。醫師建議乳房全切,並且取出淋巴化驗是否感染。簡大哥也同意,將工作交代妥當後即安排手術時間。

除了胸中的硬塊外,簡大哥並沒有感到其他不適,外表也和平時一樣粗壯,感覺就像個健康人一般。簡大哥心裡雖不害怕,但是許多想法還是不請自來的出現在腦子裡:之前是911受災戶,好不容易買了新房,還有房貸沒繳清,若是我怎麼了,那家裡該怎麼辦?兩個孩子都還在念書呢!我會不會看得到孩子結婚?成家立業?

手術從早上七點開始,一直到下午一點才結束。淋巴拿了23顆,幸好都沒有感染。之後轉到血液腫瘤科,醫師因為簡大哥是男性,屬於特殊的個案,決定先和團隊討論是否需要化療。在等待期間,簡大哥心裡可是七上八下,惴惴不安,因為聽過不少姊妹為化療副作用所苦,自己本身也害怕嘔吐。後來醫師決定簡大哥不需要化療,只需要服用控制賀爾蒙的藥物,簡大哥才鬆了一口氣。

在住院期間,有志工姊妹前來病房探視。不但給簡大哥加油打氣,還教導了許多照顧的知識,例如飲食的注意事項,以及術後如何運動手臂,小心淋巴水腫等,也拿了好些教戰手冊給簡大哥參考。在姊妹探訪前,簡大哥對乳癌的認識不多,也不知道該如何照顧自己,但是有了這些資料參考,簡大哥感覺安心許多,不再感到害怕或不知所措。簡大哥很感念這些姊妹的幫助,覺得有機會也要回饋給其他的病人。現在簡大哥也加入志工行列。雖然因為性別的緣故,不方便進行病房探訪,可是簡大哥也樂意待在服務台,認為只要有所幫助,什麼樣的工作都可以。凡是病友團體的活動,若收到通知的,簡大哥也都樂意參加。

生完病後,簡大哥的脾氣不像過去那麼急,變得比較樂觀、想的開。體貼的簡大嫂也都會準備清淡的飲食,提醒簡大哥不要吃雞皮,或者肥的、炸的。講到簡大嫂,簡大哥說當初打電話告訴大嫂要開刀的事情,雖然在電話中顯得很鎮定,不過聽說後來還是一個人躲在房間哭泣了,簡大哥語帶心疼的說。

「既然不是屬於身體的東西就不要留著。」簡大哥再三強調。

在訪談中,簡大哥侃侃而談他的罹癌經過,完全沒有忌諱或者保留。簡大哥覺得自己非常幸運,很早就發現腫塊,並且即時做了處置,少吃了好多苦。簡大哥和其他男性友人談到自己得乳癌,他們的第一反應幾乎都是:「乳癌?男人怎麼可能得乳癌!」講到這裡,簡大哥的語氣中透露出一絲憂心。誠然男性癌友佔全國乳癌人數的比例不高,但是並不表示不會發生。對於乳癌是專屬女性的疾病,是我們需要打破的成見。

簡大哥對於自己的身體與疾病的看法是正面且積極的。當然在治療期間,簡大哥也還是會有「做最壞打算」的想法產生,可是這並不阻止他解決問題、面對問題的決心。治療結束後又站出來替姊妹服務,也以身為男性病友的特殊提醒男性對乳癌的警覺。就像簡大哥說的,及早面對、即時治療,未來的生活依然美好燦爛。看看照片上簡大哥的笑容,不就是最好的證明?

DSC_0034  

創作者介紹

愛波塗鴉格

tbcan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