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部分打電話或者親自到協會諮詢的,多是與帶焦慮、苦悶,很少有人像呂先生(化名)般,給人一種非常樂觀的自信。

呂太太發現腫瘤時,醫師初步認為是可以局部切除,保留乳房,再檢查前哨淋巴是否遭到感染。可是呂先生卻主張全切,甚至連另一邊的乳房也不保留,至於淋巴則是全部拿掉。

一方面,呂先生的外婆在年輕時也得過乳癌,現在已經八十多歲,仍然活蹦亂跳的,因此呂先生並不覺得乳癌有什麼可怕的。呂先生會如此主張的另一個原因,是呂先生的大伯未退休前也是醫師。呂先生打電話詢問大伯第二意見,阿伯認為為了保險起見,免得癌細胞從另一邊長出來,乾脆兩邊通通切掉。呂先生覺得大伯說的有道理,反正呂先生自己也不介意老婆沒了乳房。後來是呂太太堅持只切除一個,不過患側淋巴還是全部取出。

有個健康的外婆為見證,對於正在治療中的呂太太確實有打氣的作用。不過當志工詢問呂太太是否想要重建,呂先生幾乎是不假思索的回答:「不用了!我都無所謂了,要重建做什麼?」志工又問呂先生,當初計畫淋巴全切,是否可慮過淋巴水腫的問題?呂先生又滿懷信心的說:「沒關係啊!復健不就會好了嗎?」

呂太太罹患的是三陰型乳癌,可是從呂先生的談話中,可以聽出呂先生對於乳癌的種類、三陰型的意義、預後的照護等了解並不多。呂先生雖然有著「斬草又除根,春風吹不生」的樂觀自信,可是以呂太太的病例,卻不禁讓人疑問是否有必要如此極端。

乳房是代表女性特徵的重要器官,也是形成女性自覺的關鍵之一。割除乳房,即便是為了健康的理由,仍然是一種失去,讓女性在心理上感到失落,形成陰影。盡力減輕女性心理的衝擊,也是醫學界努力找出更好保留乳房的方式的動力。至於淋巴切除,據統計約有三分之一的罹癌女性終其一生會有淋巴水腫的威脅。摘除數顆淋巴即有產生淋巴水腫的可能,更何況是切除所有淋巴?若有了淋巴水腫,即使有復健的輔助,對於生活起居仍然會有一定程度的影響。

在與呂先生的訪談中,似乎聽不到呂太太的聲音。我們經常強調個人化治療,由姊妹與醫師共同決定治療的方式與方向。但是不可諱言的,在決定的過程中,家人的意見也是個重要的因素。是否為了維持家庭與夫妻關係的和諧,反而成為一種壓力呢?這倒是值得思考的問題。

創作者介紹

愛波塗鴉格

tbcan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