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卿(假名)打電話到協會詢問有關化療副作用。

志工在說明完如何減輕副作用的方式後,想要了解一下淑卿發現罹癌經過。一開始,淑卿似乎不願意談,口氣也變得不一樣,直到和志工聊開了,才說出到底發生什麼事。

多年前,淑卿即發現患有乳癌原位癌,在台北的大醫院治療,之後也持續追蹤。去年淑卿發現腋下有些腫種的,而且摸起來會痛,所以在回診的時候,就向醫師反應。

「摸起來會痛是正常的!你不知道我的病人很多嗎?」醫師不耐煩的說。

淑卿聽到醫師這麼說,也不敢多講什麼。

之後,淑卿去看中醫,想要調身體,順口和裡面的護士談起這件事。護士建議還是檢查確認較好,因此淑卿才又在回診時和醫師提出。這次醫師就勉為其難的答應開單子,檢查結果出來,發現已經轉移。除了乳房腫瘤2公分,拿出的腋下淋巴,8顆中有7顆受到感染。

淑卿講到這裡,還是感覺非常氣憤。

由於志工不是專業醫療人員,志工無法對治療方面提出建議,而且也不能影響淑卿決定治療的醫生或醫院。對於淑卿的情況,更不能隨意附和,或者說出譴責或反對的言論。除了表達安慰外,志工並不能多說什麼。其實若是淑卿真的對原來的醫師有所不滿,或許可以尋求第二位醫師的意見。不過既然淑卿已經開始化療,志工也只能勸淑卿專心在治療上。若是將太多心思放在醫師是否延誤治療的問題,而讓心情低落沮喪,反而會影響治療效果。雖然說放下很難,但是再想去追究對錯,對於目前的治療是沒有好處的。

 

創作者介紹

愛波塗鴉格

tbcanp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