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觸到許多病友姊妹,Jane是唯一和我談到乳房重建的。

經由雅倩的介紹,我們先約在協會見面。Jane一看到我就親切的打招呼,笑瞇的眼睛頓時讓人覺得自在。脂粉未施的臉龐幾乎看不到皺紋,簡單的上衣與牛仔褲,綁了個清爽的馬尾。已經夠嬌小的身形,還直嚷著說最近胖了,應該要維持在46公斤。(46?!)

坐進咖啡館後,Jane慢慢道來她的故事。

Jane是98年開刀的,一開始是因為乳房出現分泌物而到醫院檢查的。腫瘤雖然不到一公分,屬於零期,但是因為太接近乳頭,並且乳房有鈣化現象,所以醫師建議乳房全切。

雖然Jane早在發病之前,因為工作的銀行遭到併購而提前退休,但是之前的工作壓力、飲食不正常、未婚、沒有生過孩子等,因此當發現乳房異狀時,Jane即感覺事情嚴重。當醫師告知是乳癌時,Jane並沒有掉下一滴淚,或者問:「為什麼是我?」從一開始,Jane就主動出擊,不但上網查資料,閱讀相關書籍,並且詢問得過乳癌的朋友舊識。她讓自己清楚乳癌的分期,不同的治療方式,藥物的副作用等。她到不同的醫院,與不同的醫師進行諮詢,直到三位醫師都做出相同的治療建議後,Jane才真正接受必須乳房全切的選擇。或許是醫師在討論治療時,也提到可以進行乳房重建,所以Jane在了解乳癌時,也一併尋找有關重建的資訊,並且作為該去哪間醫院開刀治療的考慮因素之一。

在談話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Jane努力尋找答案的態度。很多姊妹不願意想太多,只覺得醫師說該怎麼做就怎麼做。這或許是一種信任,但是也可能是退縮的表現。一時的接受並不一定能減少恐懼,反而完全的了解才知道如何積極的面對。Jane不但了解疾病,也了解自己的需求,與醫師討論,查閱文獻,以不放棄的精神去獲得所想要的最好結果。

其實與Jane見面之前,雅倩就轉寄給我一篇Jane在「醫院的人類學家」部落格中所寫的一篇文章,內容詳細描述不同的重建方式,她是如何選擇適合自己的方式,以及開刀當天與之後所發生的狀況與挫折。我們的聊天當然絕大多部分在於重建部分,但是說實話,再好的轉述也不及本人的親筆文字,例如在文章中寫到:

住院第一天也就是開刀的前一天。主治醫師和整形外科醫生討論,共同安排開刀時間在隔天早上10:00。這天晚上18:00左右,整形外科醫生對著我的胸部拍了許多照片,為明天的手術做準備。回到病房時,護士用筆在左乳劃上記號(應該是為了確認明天手術不會開錯邊吧!)。同事與好友也幫我即將失去的左乳拍了許多照片做為記念。我的左乳,它比右乳大一些、好看一些。它陪伴我很久,雖然不捨,但是無可奈何的,明天我將失去它。

我問Jane為何想到要重建,她的回答很簡單:「我想在手術結束後張開眼睛時,並不會看到和之前有什麼不同。」

好友說『身為女人當然要讓自己美美的愛美的女人隆乳及豐胸都做了更何況做乳房全切手術的病人當然要為自己做個美美的乳房【讓自己美美的讓別人看了賞心悅目】是每個人都應該追求的。』我也是這麼想。

有關全文請點選: http://blog.roodo.com/mintao/archives/13421329.html

很多姊妹,包括我自己,在獲知罹癌時,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要活命。接受開刀,忍受化療、電療的痛苦,然後思緒就此打住,彷彿這裡就是可以接受的停損點。等到治療過後,生活逐漸恢復正常,才發現自己快活的日子還長的很,這時才想到重建。其實治療並不只是與癌細胞作戰,還是得設想到戰後的重建,因為我們需要的除了身體上的健康,還包括心理上的安撫。就像Jane所說,拿到乳房已經夠令人難受,她不想讓自己在術後有更大的視覺震撼。她考慮到自己喜歡運動,所以選擇一次裝入鹽水袋的重建,這樣不會妨礙她喜歡的瑜伽、游泳,可以穿上漂亮的韻律服,可以自由自在的活動;她要讓自己的未來和過去沒有太大的不同,所以她用積極務實的態度爭取。

重建痛嗎?痛!Jane整整吃了一個月的止痛藥。可是當紗布拆掉,Jane看見重建後的乳房和書上的照片一樣漂亮,她就覺得很開心。當姊妹們詢問有關重建問題時,她都會非常誠實的告訴她們重建很痛,醫師都不會告訴她們的痛,不過只要忍一忍就會過去了。

忍受痛苦之後的Jane,如今日子過的自在又充實。她笑著說不再像以前那樣上「吃到飽」的餐廳,會吃的養生,會保持正常飲食,會積極運動、上瑜伽、皮拉提斯,還是健身中心的長期會員,而Jane的臉書封面是她與日本舞俑姊妹們的合照。對Jane來說,痛過以後的日子,就像暴風雨過後的陽光一樣燦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愛波塗鴉格

tbcan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