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美國重複血液腫瘤專科訓練時,結業前需要做一場自選題目的一小時演講。我的演講題曰:「凝血機制」,副題曰:「我寧願是血液科醫師,也不願是百萬富翁」”Coagulation Cascade – I’d rather be a hematologist than a millionaire.”  我的標題背後是有個故事的。當一個血液科醫師是不能致富的,因為撇開血癌、淋巴瘤及一些一般內科醫師就 能診斷治療的簡單血液疾病,血液專科醫師只剩下一些艱僻難懂、又很稀有罕見的病例可看。雖然血液科與腫瘤科的專科訓練是合併的,多數醫師因為上述原因對血液科興趣缺缺;但是幾乎所有的訓練醫院不允許只選腫瘤科,所以只好兩科並修。不少人在訓練結束後,既然沒興趣,就乾脆放棄看血液病。我的訓練醫院血液科主任 Dr. Robert Weinstein 常常半開玩笑,半嚴肅地說,血液科醫師是濱臨絕種的動物。

我的演講副標題是借用一個美國很受歡迎的電視節目的標題-”Who wants to be a millionaire?” 似乎我們的社會認同追求財富,尤其是一夕致富,是許多人的夢想。幾年前一個很暢銷的以印度孟買為背景的愛情喜劇電影,標題正是 “Slum Dog Millionaire”!因著急智及機運而驟然致富似乎是相當準確的現代世界的真實寫照。

美國的專利法案,獎賞重要發明,原先的用意是在鼓勵研究與發明;是長期以來少有質疑,很受社會大眾認同的法案,它也因此造就了好些億萬富翁。如今這個原意良善的法案,卻是造成醫療費用急速膨脹的主要原因之一。因此,它反而幾乎是壓榨一般納稅老百姓的苛政。一個癌症標靶治療藥的一個月平均藥價在美金一萬元月左右。當我們問:「病人的苦難可以算得出來嗎(能定價嗎)?」,很不幸的,答案是我們是必須計算生命的價碼,科學的價碼。因為很明顯的,我們的社會無法負擔這樣無限制的專案法對醫療體系及社會經濟架構的毀滅性轟炸。在二次世界大戰後,有人問愛因斯坦,第三次世界大戰的武器會是什麼?他語重心長地說:「我不知道第三次世界大戰會使用什麼樣的武器,但是我知道第四次世界大戰的武器會是石頭。」因為人類文明是有可能會被創造人類文明的科學技術所摧毀!今天醫界面臨的關卡難題,真的不亞於世界大戰的處境。我擔心照現況發展下去,我們將會破產,而淪於一無所有。

到底我們應該怎麼做才能一方面繼續鼓勵科學研究發展,又避免社會經濟的破產呢?我有一個明知不可行,但是還是要說出我的夢話,讓大家想一想。

美國的公共電台(National Public Radio, NPR)有一個很受歡迎的節目,叫做 “ Wait, Wait, Don’t Tell Me”。這是一個以新聞時事為主題的問答節目。主持人 Peter Sagal 機智風趣,妙語如珠。他把一些近日發生的,不論是嚴肅或荒謬的時事,編成很有急智,又令人笑破肚皮的問答題。他的助理主持人 Carl Castle 的“正業”是NPR的資深新聞主播,在 “Wait, Wait, Don’t Tell Me” 則是聽眾的獎品。如果你 Call In,三個問題答對了兩個,你的獎賞是Carl Castle 為你家的電話答錄機做錄音。NPR 的新聞主播、新聞記者,及節目主持人都是學有專長,深受聽眾景仰的學者專家。因此,有 Carl Castle 聲音在電話留言機裏,是蠻榮耀的事情。這個獎勵聽眾的方法是多麼的令人耳目一新啊!原來不一定是只有獎金(像是 Who Wants To Be A Millionaire)才能吸引觀眾、聽眾。

美國的獨立宣言的一段名言是:「人的不容侵犯的權利,是生命、自由及追求快樂(…men…with certain unalienable rights, that among these are life,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智者說,金錢並不能買到快樂,不是嗎?人到底要怎樣才會快樂呢?在我看來,愛聽 NPR的人都蠻快樂的。(當然,我相信不少從沒聽過 NPR 的人也很快樂。)能不能我們的社會以 NPR 的模式擴充呢?也就是說,我們能不能聰明、機智、有趣地追求快樂,卻又完全沒有牽涉金錢呢?比方說,如果你發明了一個治癌新藥,並且大公無私地讓全世界上的人共享;你的獎賞可以是你最喜歡的音樂家特別為你開一場演奏會,或是你最喜愛的畫家特別為你做畫,或甚至是得以與你最喜歡的 NPR 的新聞主播共進晚餐。

我知道我只是在做白日夢。向來,以金錢名利做為動機,引導人向上,是有太深遠的歷史,是個丟不掉的包袱。說是「書中自有顏如玉,書中自有黃金屋」。這句話可以解釋為學問的最終目的是在追求榮華富貴;也可以解釋做學問的樂趣比美金錢、美色。在我寫這篇文章時,我可以想像多少科學家正在孜孜不倦地做研究;但願多數人是單純以研究為樂;而免不了的是,不少人的目標是想跑在別人前面,以取得發明專利權,一夕致富。

病人的苦難是不應該用金錢來丈量的。但是在醫療資源瀕臨破產前夕,這個生命的價碼問題,要回歸到,為什麼我們的社會總是以金錢獎勵成就?這個模式難道不是今天這個世界貧富懸殊,醫療支出成天文數字的原因嗎?看來,我想繼續做夢,直到有一天,我們學會以快樂獎勵成就,這些難題應該就都可以解決了。

 

胡涵婷  11/05/2013  寫於夏威夷

 

 

創作者介紹

愛波塗鴉格

tbcan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