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娟(假名)發現罹癌時已經是第二期。治療後的第一年,就發覺手臂怪怪的,以為是扭到,還找人推拿一陣子。後來因為不見起色,進一步檢查,才發現癌細胞已經轉移到淋巴。當時治療的藥物為紫杉醇和賀癌平。注射紫杉醇後,末梢神經失去作用,握個小碗都會砰的突然掉落在地上。連摔了兩個碗後,惠娟再也不敢信任自己的雙手,內心湧現一種一無是處的挫折感。

復發期間,當病情受到控制,惠娟並沒有完全躲在家裡。只要身體許可,她都會到醫院做志工。在一次偶然的機會惠娟參加協會的369鄉鎮傳愛活動。從原本連「傳愛」是什麼都莫宰羊,到後來惡啃教材上陣。一開始雙唇顫抖,舌頭打結,語無倫次,到接下來幾場愈來愈有架勢,口齒也變得清晰。連小時候跟著保姆學的,早已忘光的客家話,居然在五十年過後再度派上用場。常常一堂課下來,教材加上小笑話,讓上課的婆婆媽媽開心的學習。

惠娟覺得自己像是活了過來,不再覺得自己沒用,反而感到能夠為乳癌防治宣導,是一件有意義且有價值的事情。之後惠娟參加多場鄉鎮傳愛宣導,成為一位活躍且受歡迎的講師尖兵。

治療後第三年,復發再度降臨,手臂淋巴結發現硬塊。想到化療的痛苦,幾乎讓惠娟放棄。後來在姊妹的鼓勵之下,才勇敢的接受治療。惠娟有幸接受泰嘉錠的治療,病情受到控制,惠娟再度回復到開朗的個性與獨立的作風。惠娟不但能夠自己去領藥,開車,帶年邁的雙親去日月潭旅行,探望遠嫁日本的女兒,甚至每個星期還固定到醫院擔任志工。熟識的朋友看到惠娟,都會驚喜和她打招呼、詢問她的狀況,惠娟都會笑著回答:「我好多了!」惠娟也都會與新病友姊妹交談,帶給他們無形的鼓勵和勇氣。

乳癌病例中,約有20%是屬於2-3年復發的高危險群,惠娟,很不幸的,就是其中之一。復發雖然讓人恐懼不安,但是藥物如賀癌平、泰嘉錠仍然有助於控制以及穩定病情。泰嘉錠或者其他藥物,不論是已上市或者正在研發中的,都不是能夠讓人永生的仙丹靈藥,但是他們能做的是延長生命,並且保持生活品質。像惠娟,從握不住一個小碗,到能夠開車、旅行,雖終究不能治癒,卻能夠在剩餘的時間,保有獨立自主的尊嚴。

經過一次又一次的復發,惠娟並沒有被擊倒。害怕、恐懼、畏縮、逃避,所有可能感受的情緒都沒有缺席,漫長辛苦的治療路也是崎嶇難行,惠娟可以獨自療傷,但是她卻選擇讓她的生命圈子更加開闊,認識了更多喜愛仰慕她的人,到過更多她從未去過的地方。她找到了屬於她的舞台,這個舞台或許不似一般的光鮮亮麗,但是她的光熱,帶給許多人溫暖、感動,是一顆閃耀真實的明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bcanpo 的頭像
tbcanpo

愛波塗鴉格

tbcanp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