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愛波志工經常看到美玲(假名)出現與友人們運動的登山步道,美玲寂寞落寞的身影讓志工留下深刻印象。熱心的志工決定打破沈默,主動和美玲問好。相談之下,才發現原來美玲也是病友。因為有了這層關係,志工更是經常噓寒問暖,不過美玲的話不多,在應對上顯得被動、不積極。

美玲是三陰型,動過手術後卻沒有進行其他治療。非常不清楚病理報告內容,大多淡淡的回答:「醫生說什麼,我就做什麼。」美玲已婚,有三個孩子,平日料理都是由先生烹煮,中午美玲獨自在家時,多是用前一晚的剩菜裹腹,偶而才會燙些青菜什麼的。孩子都很聽話,據美玲的描述,在美玲治療時都是由孩子幫忙洗澡。

一日,美玲想要到協會借假髮,志工特地帶她來協會,順道到二樓的多元學習中心參觀。到了二樓,志工很自然的脫了鞋子進入,可是過了五分鐘仍不見美玲。打開門,才發現美玲人依舊站在門口,因為她自己不會脫鞋子,志工只好蹲下來幫忙。離開學習中心時,美玲人仍然直挺挺的站著,也不開口,就等著志工再度服務。

美玲表示想要買胸罩,志工自告奮勇帶她去選購,可是兩人並未約定時間。前兩個禮拜,當志工正和病友團體的姊妹在外地旅遊時,接到了美玲的電話。

「你什麼時候要帶我去買胸罩?」美玲劈頭就問。

「不好意思,我現在正在苗栗,不方便講電話,可不可以等過幾天再打給我?」

美玲不發一語,啪的把電話掛掉。

幾天後,美玲又打電話來。

「你什麼時候要帶我去買胸罩?」

正在值班的志工感到有些為難。「不好意思,我現在正在值班。」

「我女兒這禮拜就要訂婚啦!」

「哎呀!是這樣喔!那麼星期三上午可以嗎?」

「不行!我要回診。」

「那麼下午呢?」

「可以。」

「那我們約在忠孝捷運站出口。」

等確定約好後,美玲又是一聲不吭的掛了電話。

星期三早上,志工打電話給美玲確定捷運出口站號碼。那天正好志工忘了帶手機,所以想要提醒美玲一下,結果美玲還沒等到志工開口告知,又是突兀的掛斷電話,留下一臉錯愕的志工。

志工雖然不介意美玲的被動、依賴,但是很難想像一個大人卻連穿脫鞋子也不會做。另外美玲若有什麼特殊需求應該主動告知,例如可以先告訴志工因為孩子即將訂婚。幾次被掛電話,也讓志工心裡不舒服,難免有受委屈的感覺。

有時是因為個性使然,有時可能是治療的緣故,讓姊妹的情緒起伏較大,打電話進來時的口氣也不全然友善。一般說來志工都不會在意,不過志工也是人,也會有感覺,對於無禮對待也會感到難過沮喪。

擔任志工,並不表示就是姊妹的情緒垃圾桶,好的壞的照單全收。志工本身也要照顧自己的情緒健康,不能讓工作成為壓力來源。若是覺得不舒服、委屈、生氣、難過,也一定要有抒發的出口。

這位幫助美玲的志工在和資深志工聊過後,心情平復許多。

「我沒關係啦!我以後還是會繼續找她聊天;我希望她能多出來走走。她不說話,沒關係啊!反正我聒噪的很。」志工樂觀的說。

幸好有這種樂於付出的志工姊妹,才能讓更多姊妹走出來,真是謝謝!

 

創作者介紹

愛波塗鴉格

tbcan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