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約聽到她與秘書長說話的聲音,誠懇真實。等到和她面對面說話時,圓圓的臉龐有著坦白卻豐富的表情,鏡框擋不住眼中所透出的善良,誰能想像在她身上竟發生過讓人難以置信的磨難。

年輕竟罹癌

美華是在洗澡時發現右邊乳房的硬塊,心裡覺得怪怪的,請媽媽幫忙觸摸。媽媽直覺不對勁,第二天立刻約診國泰醫院檢查,檢查結果是乳癌第二期。美華才33歲,未婚,不煙不酒,也沒有家族病史,怎麼會得癌症呢?美華的爸媽不敢相信,也不能接受。後還經過醫師解釋癌症的潛伏期約5-10年,造成乳癌的原因很多,生活習慣、睡眠品質、壓力等都有可能促成癌細胞生長。美華想想自己從事電子公司業務的工作壓力,再加上經常熬夜的習慣,這些多少可以解釋自己為何生病,也就較能接受這個事實。

美華與家人接受醫師的建議,先進行局部切除手術,接著進行化療與放療。化療共有八次,四次是小紅苺,另四次是歐洲紫杉醇。在施打紫杉醇時,因為白血球數下降,經常發燒住院。在住院期間,醫師團隊的細心照顧,病友志工的加油打氣,讓美華與家人感受到溫暖與希望。尤其是美華媽媽看到姊妹在病後生活依然活躍豐富,也就逐漸放下心來。心想或許治療過後,一切會恢復平靜,美華也可以平安健康吧!

恐怖的一天

2014年5月21日,就在美華剛做完第二次放療,和教會朋友相約吃飯,搭上往板橋方向的捷運。行經龍山寺戰後,車廂內突然起了大騷動,美華看見人群前仆後繼的往前面車廂奔跑。美華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然後看到鄭捷拿著刀子走近。美華貼身躲在車廂門口旁的塑膠隔板旁,用隨身的包包袋子護在胸前,可是鄭捷走過美華時,不發一語的就往美華身上刺去。等到鄭捷回頭往車廂後端走去後,美華立刻反方向的跑入前段車廂的人牆中。捷運停靠江子翠站,大家蜂擁逃命,沒有人注意到美華,也沒人幫助美華,後來終於不支倒在五號出口。

美華打電話通知家人,哥哥前來尋找,不過因為車站附近封鎖,繞了半圈找不到入口。當時美華早已痛到麻痺,也漸漸感到昏沉,以為自己只是做了個惡夢,只要一會兒醒過來就沒事,不過又聽到身旁已人喊著:「小姐!你不要睡著」,才回到現實,知道一切真實發生。救護車久久不能抵達5號出口,美華愈來愈昏沉,卻在這時聽到一個外國人用英語指揮急救的聲音。美華睜眼一看,原來那位正在幫忙急救的外國人,竟然是美華二三年前的英文老師。這位來自加拿大的老師因為受過急救訓練,所以隨身都會攜帶急救用品,例如紗布繃帶之類,這次居然派上用場,而且是用在自己學生身上。老師在救護車到來之前,不斷的與美華說話,讓她保持清醒,更在車子到達後,指示就護人員已經處理的狀況。

美華哥哥後來找到美華,救護車也來到現場,迅速送往馬偕醫院。急救科主任打開纏的一圈圈的紗布,用手伸進傷口,發現傷口很深,必須立刻開刀。同時知道美華是乳癌患者,也第一時間通知乳房外科主任。趕到醫院的美華爸爸簽署緊急開刀同意書,媽媽守在美華身邊。美華看到媽媽的第一句話就是:「剛剛那個場面太恐怖!」媽媽安慰美華:「沒關係,我們交給醫師,請最好的!」美華一被推進手術房,強忍住淚水的美華媽媽再也承受不了,整個人崩潰。

進入手術房後,發現美華的左腹部大動脈被切斷,而為了確定是否傷到其他器官,手術團隊在美華腹部正中央打開檢查。幸好鄭捷的那一刀並沒有往上傷到肝,往下傷到腎,並沒有造成更大的傷害,不過如此的檢查也在美華腹部留下約30公分的疤痕。在動手術時,美華的家人、教會朋友、外國老師夫婦等都守在手術房外,也有人打電話到醫院希望團隊能好好照顧守護美華。

走出陰霾

當美華剛發現罹癌時,她也曾經自問:「為什麼?為什麼上帝要懲罰我?」透過信仰,美華發現或許上帝真的是在處罰她,因為她不知道如何照顧自己,浪費了美好的生命。在生病前,美華不太說出自己想要什麼,可是生病後,她變得會直接說出自己的需求,不再壓抑自己。可是沒想到抗癌路上才稍現光明,卻又受到鄭捷事件的打擊。

在接受心理諮商時,諮商師曾說美華的經歷可以說「醫治的確據」。從國泰的乳癌治療,到馬偕醫院創傷團隊的手術處置,美華接收到的是醫護人員的認真付出。另一方面,家人、朋友、教友,甚至陌生人都心疼於美華的遭遇,他們默默的關注,也讓美華沉浸於愛中。也因為這些付出與愛,讓美華即使傷痛仍在,也在傷痛中學習獨立,擺脫疾病與鄭捷事件的陰影,不讓生命見不到陽光。

在過去一年中,每每有朋友的朋友發現罹患乳癌,感到害怕、不知所措,朋友都會央求美華代為開導。有時甚至只是用Line溝通,美華分享自己的經驗,他們都不敢置信美華的遭遇,再看看自己,就會覺得生病也沒什麼可怕,也相信可以打敗疾病。

剛從馬偕加護病房轉普通病房時,房間外守著大批媒體,但是美華保持沉默,因為她認為無論說什麼,都會是再度傷害。罹病兩年,鄭捷事件一年後,美華選擇出面。

除了提醒年輕女性定期篩檢,及早治療的重要,不要以為年紀輕就不會得乳癌,也不要因為害怕而放棄治療。另一方面在經歷北捷的漠然與玩弄,美華也想藉由自己的故事,希望大眾重視在社會與法律層面對於受害者的保障與保護,不要讓更多人遭受像她一樣受到如此待遇。

美華並不覺得自己有多勇敢,因為她依然害怕復發,也不知一般人對於她的故事有何反應,是否招致負評,但是她還是站出來,因為那是她覺得必須要做的事情。

在與美華對話時,偶而她會掉下淚來,默默的拿起紙巾擦拭。

「每講一次,也會痊癒一次,也會流淚一次。」美華說。

對於北捷的處理,美華感受到的挫敗,曾經讓美華關起門來大哭,甚至想遠走他鄉,遠離讓她如此受傷的地方,不過美華還是選擇留下。選擇留下,並不是接受自己是個受害者,而是讓自己更努力的找出撫慰自己身體與心靈傷口的方法,讓自己看著胸口、腹部的傷口時,能夠重新找到平靜。

創作者介紹

愛波塗鴉格

tbcan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