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美(化名)在電話中很沮喪的說:「她都一直罵我!」

在治療時,對姐妹來說,最重要的支持者應該是家人。但是月美卻沒想到媽媽的反應卻是:「妳是不是做了什麼事,才會得到這樣的懲罰?」面對媽媽的指責、責罵,讓月美原本因治療而痛苦的身體、精神更加難以承受。

對於月美的沮喪,志工提供了自己的經驗。志工說到自己罹癌時,也曾承受到母親的不諒解與冷言相對。志工雖然心裡難過,但是並不放棄與媽媽溝通,耐著性子解釋什麼是乳癌,現在做哪些治療,會有哪些副作用等。直到媽媽自己也生病(不是乳癌),開始體會到變成病人後的心情,母女倆人的關係趨向好轉,可以互相安慰彼此受傷的身體與心靈。不久媽媽過世,志工慶幸當時並沒有因為媽媽的不理解而放棄,耐心的溝通後終究有了所能得到的好結果。

大部分時候,女兒生病,心裡最痛的是媽媽,恨不得替女兒承受痛苦的無助,心中的煎熬並不比病人少多少。當然也有的媽媽,或者家人,因為對疾病的不理解,而感到害怕、恐懼,病人成為恐懼的化身,進而以排斥、抗拒的態度對待。首先姐妹在這個時候必須清楚生病不是因為做了什麼壞事,或者道德、人格的缺陷。不知道為何會生病,或者為何是自己生病,並不能妨礙或減低治療的重要。另一方面,面對家人的不理解,可以就像我們志工所做的,可以以耐心的態度去溝通。但是若家人仍然不理解,那麼姊妹要記住,最重要的是愛自己。先從愛自己的身體,愛自己的心理開始做起。我們並不是要與家人隔絕,而是要先給自己一個安靜的治療環境。或許過一段時間,當身體復原了,健康了,因為生病而造成彼此壓力的原因也解除了,再找機會溝通,也可是一種方法。

創作者介紹

愛波塗鴉格

tbcan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