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紀(假名)在發現罹癌時,癌細胞已經轉移。病情起伏,經過一段時間才較為穩定,不過仍在治療中的友紀身體仍然虛弱。

友紀的先生與弟弟感情甚篤,平日兩家來往密切,假日更是經常相約出遊。友紀治療期間,因為先生要照顧太太、孩子,弟弟也知趣不加打擾。後來等到病情穩定,弟弟才約哥哥一家人爬山。孩子們想到可以和表兄弟姐妹們見面自然開心。友紀先生原本就愛爬山,也想透透氣,就答應弟弟前往。可是因為友紀身體虛弱,無法負荷爬山活動,所以只能留有紀一人在家。友紀非常不想獨自一人,因為常會胡思亂想,再加上自覺時間不多,想要多和先生、孩子相處,製造共同回憶,因此要求先生不要再和弟弟出去。先生的反應則是認為友紀想太多,「難道我做得還不夠多嗎?」二人為此爭吵不下。友紀見先生不願改變心意,轉而怨恨邀請出遊的小叔。

tbcan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瑞典Lund University 的研究員發現,若女性體內的抗壓賀爾蒙的濃度較低,會增加乳癌的發生。

腦素(Enkephalin)是一種自由在血液中循環的賀爾蒙,這種賀爾蒙通常與降低焦慮與疼痛程度有關。Enkephalin同時也擔任身體內免疫反應的角色。

tbcan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月美(化名)在電話中很沮喪的說:「她都一直罵我!」

在治療時,對姐妹來說,最重要的支持者應該是家人。但是月美卻沒想到媽媽的反應卻是:「妳是不是做了什麼事,才會得到這樣的懲罰?」面對媽媽的指責、責罵,讓月美原本因治療而痛苦的身體、精神更加難以承受。

tbcan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月華(化名)是位住在中部的姐妹,雖然已經完成治療,但是因為本身有憂鬱症病史,所以更難走出罹癌的陰影。月華有個好朋友,同樣是乳癌姐妹,不過無獨有偶,也患有憂鬱症。月華有什麼事情都會找這位好朋友傾吐,可是好朋友的家人卻深怕月華會影響到好朋友的情緒,所以明確的表示不希望月華再來找他們。月華面對如此斷然的拒絕,更加感到孤立徬徨。

或許是憂鬱症影響月華對自己的看法,也可能是月華對自己的看法影響憂鬱症的發生,總之月華覺得自己一無是處,什麼都不會,覺得旁人都對自己投以異樣眼光,看不起自己等等。有時如此負面想法、情緒排山倒海而來,讓月華覺得生命沒有意義,看不到繼續留在世上的必要。

tbcan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BCA為癌症病友設計的生命教育講座,今年在北///東舉辦,帶領病友學習放下、重視生命的尊嚴,更要掌握生命的主動權,建立預防受苦的觀念。

許多學員講座當天以實際行動簽署了「預立安寧緩和醫療暨維生醫療抉擇意願書」,我們期望能將這項愛自己、愛家人的最佳行動廣為傳遞,讓更多的病友或家屬知道每個人都有自然死的權利,決定權掌握在自己的手上。預防受苦,沒有痛苦,只有「善終」!

tbcan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1年Alessandro Liberati,一位臨床研究統計學者,同時也是Italian Cochrane group的創始者,在他的多發性骨髓瘤復發後,企圖在網路搜尋相關的臨床實驗,但是卻一無所獲。他發現並沒有哪個臨床實驗直接比較兩種治療藥物或者策略,以便讓他或他的醫師決定何者是最好的治療。他的文章刊登至英國腫瘤期刊Lancet,主張學術研究者應該針對第三期的臨床實驗進行一對一比較,而並非為了爭取第一期臨床實驗的經費而彼此競爭。他同時建議重新界定臨床實驗計畫,加入病人的觀點,利用合作方式納入所有利益相關者,並且開始客觀的分析正在進行中的臨床實驗。

事實上,在Liberati投書前兩年,Lancet即已刊出一篇報告, 作者為Iain Chalmers, Cochrane Collaboration的創始者,以及Paul Glaziou, 當時領導Oxford Centre for Evidence-based Medicine。他們指出85%的臨床實驗並不能讓我們更能了解何者是最好的治療策略或照護。他們以膝蓋關節炎為例,超過80%的隨機臨床實驗是與藥物評估有關,但是只有約9%的病人覺得藥物評估是重要的,絕大部分的病人對於物理復健與手術更感興趣。

tbcan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秀蓮(假名)打過幾次愛波專線,逐漸和志工熟稔起來。有次,秀蓮吱吱唔唔的對志工說:「我可以問一個私人問題嗎?」志工回答可以,秀蓮接著問:「請問妳和妳先生還有性生活嗎?」

秀蓮年齡約30出頭,算是年輕姐妹。只做了局部切除,並沒有打算重建,目前正在化療中。根據秀蓮的說法,先生仍然有性方面的需求,可是一方面秀蓮以為在治療中不可以有性關係,另一方面自己正在化療的痛苦中,根本沒有慾望。秀蓮推拒了先生的要求,先生也表示體諒。不過秀蓮仍然感到不安,因為如果秀蓮無法滿足先生,幾次拒絕之後,會不會造成先生外遇,而讓家庭破裂呢?

tbcan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勤美(化名)發現罹癌時,已經是第三期。這個消息當然對勤美來說是晴天霹靂,讓人難以接受,另一方面,勤美無法從醫師那裏感受到絲毫復原希望,更是讓勤美的心情推到谷底。勤美陷入自怨自艾的泥淖中,家人朋友不知該如何安慰,也不知該如何與之相處,於是逐漸與勤美疏遠。勤美的治療並沒有好轉,反而轉移到肺部,做了兩次化療,還發生兩次吐血的情形。身心俱疲的勤美雖然感到孤獨無助,但是內心深處仍然想要活下去。

因緣際會,勤美認識了幾位教友。那時勤美身體虛弱,幾乎什麼事情都不能做,教友就勸勤美,既然能做的事情不多,那麼就來禱告吧!勤美也就姑且一試。從一開始為自己禱告,慢慢的勤美也為其他同樣受到病痛之苦的病友們祈福。也由於為他人祈福的願力,勤美的心情也逐漸打開。經過病痛折磨的勤美,此時心境也經過轉變。勤美開始會到家附近的公園走動,不高興的時候會大聲呼喊紓壓。經常走動的緣故,和在公園見過幾次面的陌生人開始交談,她們都會關心勤美的身體,連公園附近的店家也會主動寒暄問好。如今距離肺部開刀已經五個月,醫師雖然希望勤美能夠再休養半年,但是勤美已經決定加入志工行列,用行動來幫助更多的人。

tbcan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淑卿(假名)打電話到協會詢問有關化療副作用。

志工在說明完如何減輕副作用的方式後,想要了解一下淑卿發現罹癌經過。一開始,淑卿似乎不願意談,口氣也變得不一樣,直到和志工聊開了,才說出到底發生什麼事。

tbcan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位熱心的小姐打電話到愛波專線,告訴志工在南部有位高中生疑似罹患乳癌,希望我們能夠前往關心一下。

高中生?若是真的,那麼事情就大條了!

tbcan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